賴聲川‎ > ‎

1984《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劇      名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首演時間   1984/01/11

 演出地點   耕莘文教院

 創 作 者  

導      演:賴聲川

編      劇:賴聲川 (集體即興創作)

燈光與舞台技術製作:林克華、詹惠登

服裝指導:靳萍萍

演      員:王世信、陳立華、劉權富、李克新、陳慕義、劉長澔、周淑芬、張嘉茹、蔡幼玲、林麗卿、彭雪枝、謝篤志、夏學理、

                鄧程惠、蕭艾


 角色對照表 

角色名稱

演員名稱

 

角色名稱

演員名稱

演員一

陳慕義

 

徐子

陳慕義

演員二

蕭 艾

 

陳老闆(聲音)

陳立華

演員三

劉長灝

 

李父

陳慕義

演員四

彭雪枝

 

李母

林麗卿

演員五

劉權富

 

李大姐

張嘉茹

演員六

王世信

 

克新

李克新

演員七

林麗卿

 

小慧

鄧程慧

演員八

張嘉茹

 

小陳

陳慕義

演員九

謝篤志

 

慧母

蔡幼玲

演員十

蔡幼玲

 

傑克

劉權富

演員十一

李克新

 

老夏

夏學理

演員十二

鄧程慧

 

嗑藥女生

蕭 艾

演員十三

周淑芬

 

服務生

蔡幼玲

演員十四

夏學理

 

橘色女生

林麗卿

演員十五

陳立華

 

舞廳保鑣

劉長灝

王考生

王世信

 

舞客

陳慕義

夏考生

夏學理

 

彭雪枝

監考老師

陳立華

 

王世信

考生

劉權富

 

張嘉茹

陪考母親

蔡幼玲

 

謝篤志

陪考姐姐

蕭 艾

 

鄧程慧

陪考妹妹

彭雪枝

 

周淑芬

其他考生

陳慕義

 

陳立華

劉長灝

 

蔡父

李克新

林麗卿

 

蔡母

鄧程慧

張嘉茹

 

蔡大哥

劉長灝

謝篤志

 

蔡二哥

陳立華

李克新

 

幼玲

蔡幼玲

鄧程慧

 

房屋買主

陳慕義

童年雪枝

林麗卿

 

徐女

彭雪枝

小男生

劉權富

 

林小姐(聲音)

林麗卿

雪枝母

彭雪枝

 

劉長灝

萬華路人

蕭 艾

 

蕭 艾

劉長灝

 

路人

陳慕義

王世信

 

彭雪枝

林麗卿

 

劉權富

張嘉茹

 

王世信

蔡幼玲

 

林麗卿

李克新

 

張嘉茹

鄧程慧

 

蔡幼玲

周淑芬

 

李克新

夏學理

 

鄧程慧

陳立華

 

夏學理

皮條客

劉權富

 

陳立華

理容小姐

彭雪枝

 

髒髒男子

謝篤志

擦皮鞋匠

陳慕義

 

艾母

周淑芬

杜克

謝篤志

 

雪枝(長大後)

林麗卿

家教中心老闆

王世信

 

雪枝生父

陳慕義

客人一(聲音)

蔡幼玲

 

雪枝生母

鄧程慧

客人二(聲音)

李克新

 

大姐

蔡幼玲

嘉茹

張嘉茹

 

二姐

張嘉茹

小弟

謝篤志

 

三姐

周淑芬

徐太太

蕭 艾

 

四姐

蕭 艾

徐子

陳慕義

 

小弟

陳立華



 戲劇描述 

此劇是由演員與導演集體即興創作而成,以演員個人生命中重要的成長經驗為故事軸線,自我揭露二十歲左右年輕人面對家庭、愛情、學業等生命歷練的過程。幕啟時一群演員排成一列,用兩三句代表個人性格或感受的話,作為整齣戲前後呼應的第一段或是最後一段。接續是瑣碎的生活小事:聯考考場心情,與男友分手前、找家教的過程、誤闖做黑的理容院……到一些嚴肅的大事:童年被同學告知自己不是父母親生的、當兵時被父母叫回家,為的是在他們的離婚證書上蓋章、家裡破產;之後又打散順序演出家教、分手後、放榜的結局;最後所有演員回到一開始排成一列,對假想的對象說出心中的話,唱起《西風的話》,最後向父母道晚安。


創作理念

賴聲川留美學成返國,在國立藝術學院教的第一堂課,要求每位學生準備一個表演,可以用任何方式來呈現,題目是:你生命中重要的一個經驗。結果那天的呈現令他深深感動。十五位不認識他的學生,把他們成長中既精華又私密的經驗一一演出。十五段表演未必成熟,但情緒上及誠意上是密度極高的片段,賴聲川說:「我覺得我看到一個台灣社會的橫切面。」《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就是用這些經驗,讓學生互相支援來完成彼此的故事,再加以一個結構來串起這些片段,

1984年1月 11日在台北耕莘院首演,是賴聲川個人創作的第一部戲。戲劇家馬森在《中國時報》撰文,宣布此劇為「一個新型劇場在中國的誕生」。在那個仍在戒嚴的時代裡,《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坦誠、赤裸、生活化的演出,成為一種罕見的感性爆發。賴聲川說:「我覺得那整體的的震撼力來自一種很直接的力量:在拘束的、被壓抑的台灣舞台上,難得看到演員用自己經歷所發出的情感來演出。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一個戲,我們看到一個社會現象、一個文化現象、一群人,在向另一群人做一次深度溝通。」